高雄縣六龜鄉荖濃地區的平埔族文化

從 西拉雅人 的遷徒路徑中,可以知道西拉雅人曾經因漢人移民的開墾,而遷徒到了荖濃溪流域沿岸居住,可見得 六龜、荖濃 等地區曾經是西拉雅人的居住地。至於是何時遷入及分佈地為何呢?以下是經過歷史學者的考證:

一、乾隆 46 年( 1781 )以後, 大滿族 ( 四社平埔 )遷移到荖濃溪流域的荖濃( 包括六龜、下荖濃、瓠仔寮 ) 一帶等地區。至於分佈地呢?依據日本學者 伊能嘉矩 《 大日本地名辭書• 臺灣》的記載中,遷移至荖濃溪流域的 大滿族 ( 四社平埔 )中是以 芒仔芒社 為主,因而形成了 響竹庄 、 頂荖濃 、 下荖濃 、 大苦苓 、 紅水坑 、 枋寮 、 水冬瓜 、 獅額頭 、 六龜里 、 舊庄 、 狗寮 、 上坡仔 等。這些分佈地均位於六龜鄉荖濃溪的西岸。此外,根據《 安平縣雜記 》的記載, 大滿族 的遷徒地中,屬於現今六龜鄉的分佈地為 舊匠寮 、 荖濃莊 、 塚仔埔 、 獅額頭 、 大苦苓 、 六篙(龜)里 、 舊莊 、 狗寮 、 中莊仔 、 尾莊仔 、 土籠(壟)灣 等。  

二、 馬卡道族 的 大傑顛社系 ,在 道光 9 年遷至東部的台東、花蓮一帶,並且在數年後,部份的族人返回到 荖濃、六龜 地方。由此可見,六龜荖濃地區的西拉雅人應該屬於大滿族及少許的馬卡道族。只是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認為六龜荖濃地方的西拉雅人應該是大滿族而巳。

台灣的原住民在面對清朝的強勢統治下,紛紛被迫更改漢姓, 劉還月 等在《 我是不是平埔人 DIY 》 ( 第一版,第一刷,原民文化出版 ) 一書中描述:「 平埔族群改漢姓的歷史更早,清乾隆二十三年 ( 西元 1758 年 ) ,清政府通令平埔人剃髮、蓄辮,以傚清俗,且用冠履,並改漢姓,當時有潘、陳、劉、林、錢等姓,其中以潘姓佔多數...」 (90 頁 ) ,另外,「 居住在高雄縣的平埔族群以從台南遷來的西拉雅族和大滿族為主...潘姓大部分集中在六龜、杉林、甲仙三地,力姓與邱姓則分別在內門和茄萣兩地佔半數以上,而在平埔族群中最常見的陳姓以及劉姓在六龜鄉也佔有相當高的比例。 」

荖濃地區的姓氏分佈,其中除了占比例最大的 劉、潘、陳 等姓,是 西拉雅人 漢化後六龜荖濃地區最主要的姓氏之外, 張、江、王、吳、邱、林、葉、李、沈、卓、郭、謝、曾、黃、莊、東、金、向、楊、許 等姓,也是六龜鄉常見的平埔族姓氏 ( 見《 我是不是平埔人 DIY 》 121 頁,第一版,第一刷, 原民文化出版 ) 。我們不能斷定擁有這些姓氏就是 西拉雅族 的後裔,但是西拉雅族人佔有相當比例卻是無庸置疑的。

我們也可從一些存留下來的歷史遺跡中,尋找出有關荖濃和西拉雅的關係,那就是信仰的中心- 公廨 。公廨位於頂荖濃地區 清奉宮 對面,隔著南橫公路,一條小巷大約二百公尺的休耕農地上。屋頂是鐵皮,三面壁的紅磚建築,面積大約二、三坪。堶惘酗@個陶製的甕,甕底放著一塊木板,大約離地十公分左右,旁邊放有一個向神座,地上則放有香爐、酒杯、金紙等漢人民間宗教信仰的物品及焚燒過的金紙灰燼,並稱呼奉祀為 太祖 。由此可見,當地還是有不少人前往祭拜。

另外,距公廨左邊大約一百公尺的地方,有位李姓住戶,在其住家旁邊庭院也供奉太祖。形式擺設與公廨差異不大,但格局卻比公廨大上許多,可能是屬於私家奉祀,有人管理的緣故。特別的是,牆壁的紅紙上寫著〝 原太祖 〞牌位,研究相關的書籍中,並未有提及〝 原太祖 〞這個稱呼,是否為信仰的變遷,導致名稱的差異,就不得而知了。此外,在甕的後方置有一塊石頭,石頭上纏有紅布條,這與 馬卡道支族 的 祈雨石 有關,由此也可以佐證荖濃地區居住著部分的 馬卡道族人 。

六龜有十二個村包括新寮、新威、新興等三個客家村(六堆之右堆),以及六龜地區文武、義寶、六龜三村,其他上有大津、
中興、興龍、新發、荖濃、寶來村。各村內又有一些特殊地名,介紹如下╴「新寮」:新寮村有新寮、九兄弟等聚落。
新寮人大都是從美濃、高樹遷居而來,隔荖濃溪與高樹鄉之舊寮相對,故稱新遷居地為新寮。
「新威」:舊名新彌庄
『二埤仔』:現新興村的二坡地方。新興、新威村一帶有「仙人圳與黃仙人」傳說。
「六龜里」:六龜村、義寶村、文武村以前併稱名。六龜村包括舊有的庄頭、社二分、紅水坑三個聚落。

 

六龜鄉的故事

義寶村舊名「?田埔」及今六龜完全中學前,龜王岩及自來水廠一帶。文武村係於民國五十九年從義寶村劃分出來的。沿著
184號公路往旗山方向走,現在加油站附近,以前為香蕉集貨場,故舊名「香蕉寮仔」。到牌樓附近,靠山那側,以前為
平埔族舊部落,故有「舊庄」之名;靠溪側,因有野生土木瓜如檳榔樹高,故舊名「木瓜坑」。

舊垃圾掩埋場,即今之柴頭坑溪,舊名「錦安」。

「狗寮」今之復興巷舊名。附近廟宇有二其中慈惠堂位於小溪側,沿廟旁小溪進入山中,溪流切山而流兩岸礫岩層壁高險峻,
溯溪前行百公尺可見三個人工穿鑿的洞穴,據在地傳說,此地原為平埔族聚落,早期與山地原住民時有糾紛與征戰,原住民與
平埔族互相戫首對方之人頭,甚至於煮食對方屍體,稱之為「控嘎儡人嘎」,義指燉煮人肉,因燉煮時間長,湯汁形成膠凍樣;
又據聞人之腳底板味道與口感最佳。目前洞旁尚有甕裝之殘留人骨遺骸,值得人類學考古研究。

「興龍村」:日據時代統稱「土龍灣」;原來名為「土龍」,因戶政造冊時誤登「土龍」,故有「土龍灣」之名。興龍村舊名
土龍村,民國六十一年更名為「興龍村」;有土?、圳頭埔、舊潭、大苦苓四個舊聚落。
「中興村」:包括中庄、山腳、尾庄、草?等聚落。目前山腳、尾庄、草?此三部落的門號均稱尾庄。
「新發村」日據時代的行政區名叫新開,包括新發、獅額頭、新開三個聚落。新開是新發村的發源地。新發舊名「塚仔埔」,
因名稱不雅,又是新開發的地方,乃更名為「新發」;又一說,新發舊名「TEOUN-埔」,源自當地平埔族部落常於該地舉行祭
典跳舞之地(許炯華),另有一小地名,「花窯」為昔日燒製石灰之處。獅額頭則是指過獅額頭大橋,位於荖濃溪另一邊的聚落
,現在地址名稱為獅山巷,為邱貴春鄉長任內更名,當地居民仍通稱該地為「獅額頭」。

「荖濃村」、「寶來村」:舊時併稱荖濃村,到民國四十二年寶來村才獨立設村。荖濃村涵蓋「水冬瓜」、「蠻仔埔」、
「下荖濃」、「頂荖濃」、「直瀨」、「田營底」等舊部落。「水冬瓜」是從新發大橋到往彩蝶谷的叉路口。
「蠻仔埔」是「蕃仔埔」之諧音,位於水冬瓜至第一號橋之間。田營底據說是日據時代的練兵場,因靠溪邊,光復後闢為稻田。

『寶來村』:包括「大埔」、「檨仔腳」、「寶來」、「囌囉婆」、「囉囉埔」等舊部落。
「大埔」包括現在寶建陸兩側,加油站、妙通寺附近。據說以前這裡長著幾棵大芒果樹,所以居民就叫這地區為「檨仔腳」。
「寶來」包括寶來一號橋至二號橋間及竹林山坡地,寶來舊名日語音「還賴」,光復後再取諧音寶來。「囌囉婆」、「囉囉埔」
均係平埔族語,囌囉婆位於新寶路,及保安宮附近,囉囉埔則指寶來二號橋以北至「牛相鬥」岩石間的部落。

寶來地名的由來有兩種說法,一是曾有一位知縣聽聞此地有溫泉,特地搭乘轎子前來泡溫泉,但因路途遙遠難行,到了這裡已是
天色漸黑,看不清這裡的一切形樣。第二天清早醒來驚見景色之美,宛若蓬萊仙境,而連續大讚道「蓬萊、蓬萊」,因其帶有濃
厚鄉音之故,而被誤聽為「寶來、寶來」,此行之後,為了形容此地方,乃以寶來稱之,進而流傳,成為寶來由來的傳說。
另一說法,是寶來因位於荖濃與寶來溪的會合點上,形成凸出兩溪河域交會處的一塊陸地,狩獵之人追蹤獵物至此,獵物被逼到
這塊凸出的陸地時,三面環水便無退路可逃,而一舉被擒,所以狩獵者只要到這裡,福氣就跟著來,而共同稱之為福來之地,
因由台語之福來誤為寶來之音而流傳。

老不荖濃家在那裡?